操場埋尸案被害人兒子:父親失蹤當天身上只有200塊

  • 新京報(北京)  

(原標題:新晃“操場埋尸案”尸骸已送司法鑒定)

新京報訊近日,一段新晃某中學操場挖出尸骸的視頻在網上流傳,后新晃警方證實,6月20日0時許,警方確在新晃某中學操場內挖出一具尸骸。

6月20日晚,湖南新晃警方通報了這起備受關注的“操場埋尸案”。通報稱,2019年4月中旬,新晃侗族自治縣公安局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查獲杜某涉黑涉惡團伙。在案件偵查過程中,對杜某相關案件線索進行梳理,杜某交代其于2003年1月將鄧某殺害,埋尸于新晃某中學操場內。

據通報,目前,該尸骸已送上級公安機關做司法鑒定,以確認死者身份,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中學操場挖出一具尸骸

網傳視頻顯示,多人在附近的樓頂上,向幾百米外的學校操場塑料跑道上看去,在那里,挖掘機挖出一個深約4米的坑洞,多名警察在忙碌著。一名黑衣男子抱著某物體走出,將其放在地上,附近還有兩名著藍色制服的警察,對著另一球狀物體按著相機快門。

視頻附言稱,湖南懷化新晃某中學操場挖出一具尸骸。這段視頻很快就獲得了高點擊量。

不久后有消息稱,該尸骸系該校失蹤16年的后勤人員鄧世平。

6月20日晚,新晃警方通報稱,2019年4月中旬,新晃侗族自治縣公安局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查獲杜某涉黑涉惡團伙。在案件偵查過程中,對杜某相關案件線索進行梳理,杜某交代其于2003年1月將鄧某殺害,埋尸于新晃某中學操場內。6月20日0時許,警方在此挖出一具尸骸,并送司法鑒定,確認死者身份。

在司法鑒定結果公布前,該具遺骸是否為鄧世平還無法確認。警方將這一情況告知了鄧世平之子鄧藍冰。據鄧藍冰介紹,2003年,曾任學校后勤保障部門職工的父親鄧世平失蹤,當時正負責學校操場的修整工作。鄧世平失蹤3天后,鄧藍冰一家報案。

涉事學校時任校長已被控制

記者注意到,新晃警方通報案情時,曾提到“今年4月中旬,查獲杜某涉黑涉惡團伙”。

記者進一步查閱發現,今年4月18日,新晃警方發布通告稱,近日,該局經過縝密偵查,成功打掉杜少平犯罪團伙,抓獲杜少平等7名犯罪嫌疑人。為依法打擊犯罪,歡迎廣大人民群眾積極檢舉揭發該團伙違法犯罪線索。同時,正告該犯罪團伙其他成員認清形勢,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警方通報稱,杜少平,男,1962年4月7日出生,戶籍地為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縣晃州鎮太陽坪路35號。

鄧藍冰稱,警方在行動中抓獲的杜某,正是杜少平,也是他們長期懷疑的對象。

6月20日,新京報記者從新晃警方獲悉,涉事學校時任校長黃某某等10余人已被采取強制措施,黃某某與杜少平系親屬關系。涉事學校官網顯示,1988年至2005年,黃某某曾擔任該校副校長、校長、黨總支書記。

追訪

嫌犯開過休閑中心 還曾投資過面館

據媒體報道,杜少平系新晃縣“名人”,發跡早,涉足休閑娛樂、客運等各個行業。

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杜少平在2011年與他人合作成立“新晃縣夜郎谷休閑中心”,注冊資本0.002萬元人民幣,經營范圍為歌舞娛樂服務、預包裝食品、散裝食品,狀態為存續。在2005年成立、現已注銷的另有一家名為“新晃縣夜郎谷休閑廣場”,注冊地址同在“解放路”,當時的法定代表人中還沒有杜少平的名字。

曾在新晃縣夜郎谷休閑中心工作的王莽(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杜少平投資的生意一般都是請人來做,本人少有參與。今年4月前后,杜少平“出事后”,“夜郎谷休閑中心”隨即被查封。

天眼查信息顯示,杜少平名下還有一家“新晃縣劉姐粉館”,顯示注冊資本為0萬元人民幣,經營范圍為“小吃服務,自制飲品制售”。但據杜少平前員工王莽透露,這家面館只做了一年,杜少平就轉給了別人。

昨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夜郎谷休閑中心”門外交叉貼有一對白色封條,門上還有一張新晃縣工業品貿易中心辦公室貼的“催款通知”。

通知上說,“杜少平,請您于4月30日前向我公司繳納2019年度全年的房屋租金,逾期,將解除與您簽訂的《門面租賃合同》,收回租賃房屋,并追究您的違約責任。”

另據媒體報道,曾在新晃縣工作過的新晃籍官員介紹稱,杜少平是個“惡”人,招募了一群“小弟”,只要能掙錢,高利貸、涉黃都敢搞。

對話

鄧藍冰(疑被害人鄧世平之子)

“父親曾揭露過嫌犯豆腐渣工程”

6月20日、21日,新京報記者多次采訪鄧藍冰。他表示,當時父親在涉事學校負責工程質量,與校長的親戚,即包工頭杜少平鬧過矛盾。

目前,警方已經提取了鄧藍冰的血樣,與操場挖出的遺骸進行DNA對比,對比結果暫未出來。

“父親失蹤那年,我15歲”

新京報:你父親是什么時候失蹤的?

鄧藍冰:2003年1月22日,距離大年三十還有8天。

新京報:失蹤之前是否有異常表現?

鄧藍冰:那一年我剛剛15歲,學校操場正在建設。父親53歲,負責學校的工程質量監督,失蹤前并沒有異常表現。

失蹤那天上午8點,他和往常一樣去學校的操場工地工作,身上只有200多塊錢,此后便沒有任何音訊。我不相信父親會主動離開我們,他從來不會夜不歸宿,最長一次出差是到黑龍江兩個月為學校采購。

新京報:什么時候開始尋找你父親的?

鄧藍冰:父親失蹤當天我沒有從學校門口等到父親出來,失蹤第二天,我和母親到學校工地、親友家尋找,經過兩天尋找均未找到。

“父親與杜少平鬧過矛盾”

新京報:當時有想到失蹤原因嗎?

鄧藍冰:此前父親得罪過時任校長黃某某的親戚杜少平,當時杜少平是承接操場建設的包工頭。當時猜測,父親失蹤與他反映學校操場工程問題有關。

新京報:為什么會有這種猜測?

鄧藍冰:學校工程質量均需父親簽字把關。當時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標合同為80萬,合同簽訂后,包工頭和校長私自更改合同,工程還沒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萬元。父親向領導提出異議,引起杜少平的不滿。后面驗收發現工程豆腐渣,父親拒絕簽字,又讓杜少平不滿。

新京報:當時想到了父親被埋在操場下面?

鄧藍冰:當時是聽學校周邊居民說,此前一直沒有動工的挖掘機于1月22日(鄧世平失蹤那天)晚上突然動工,覺得有點異常。事后也想到自己父親遭遇迫害后被埋在操場下面,但經濟條件根本不允許我找挖掘機到學校操場開挖。

家人為了防止二次迫害搬離縣城

新京報:這16年你和家人是怎么生活的?

鄧藍冰:多天的尋找未果后,家人為了防止二次迫害便搬離了縣城。

這16年間,我和家人也一直想盡各種辦法尋找父親。如果父親遭到迫害,希望將迫害我父親的兇手繩之以法,接受法律制裁,還他一個公道。

新京報:現在事情進展到什么地步了?

鄧藍冰:警方已經提取過我的血樣,與遺骸進行DNA對比,結果暫未出來。

连环夺宝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