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寧一衛生院發生散發性結核病疫情 多人已被傳染

  • 南國早報(南寧)  

(原標題:南寧一衛生院發生散發性結核病疫情,數百人接受篩查)

南國早報客戶端6月22日消息,6月18日中午,在南寧市邕寧區那樓鎮羅馬村,透過門縫看著被關在屋子里的弟弟,李女士發出一聲長嘆:“天天這樣下去,我們都要瘋了。”她的弟弟李剛(化名)是一名精神病人,原本在邕寧區蒲廟鎮衛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治療,今年4月被其他病人傳染肺結核,轉院治療后申請再次到衛生院住院,遭拒。

南國早報客戶端記者調查發現,該衛生院被指擅自增設過多床位,造成呼吸道傳染病傳染擴散安全隱患。事發后,邕寧區衛生主管部門要求該院減少床位,進行整改。

李剛坐在家里的床上,神情呆滯。

精神病人感染肺結核

治愈后遭醫院拒收

50歲的李剛是邕寧區那樓鎮羅馬村人,家里住的是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建的土房,比較簡陋。他的房間里,除了一張木床,就剩下一個黑色的膠桶,吃喝拉撒都不出房門。6月18日中午,他的四姐李女士做好午飯后打開房門,把一碗拌著西紅柿炒蛋的白粥遞給他,只見他“呼啦呼啦”幾口就吞完,把空碗丟在破了洞的草席上。

“他偷吃別人地里的甘蔗,被打了一頓,從那以后就開始不正常了。”李女士說,大約30年前,弟弟突然出現精神異常,一天到晚自言自語,有時還打人。為此,家人多次把他送到蒲廟鎮衛生院及那馬精神病醫院治療,但病情時好時壞,反復不定。

2018年6月,因不按規律吃藥,李剛病情再次發作,常常晚上不睡覺。在當地派出所的幫助下,家人強制將他送到蒲廟鎮衛生院精神病科治療。李家有五姐弟,除了李剛,其他人都早已結婚成家,只剩一個80多歲的老母親跟他相依為命。對于他長期住院治療這種狀態,家人都覺得這是最好的結果,“家里根本沒人能照顧他”。平時,他的醫療費由姐妹負擔,大姐、二姐每個月會探望他一兩次,大家相安無事。直到2019年4月,這種平靜被打破了。

“衛生院通知我們,要求連夜把人接走。”李剛的大姐說,4月16日,她接到蒲廟鎮衛生院的電話,對方稱李剛得了肺結核,要馬上隔離治療。當晚10時許,家人把他送到了南寧市第四人民醫院。經過20天的治療,5月6日出院。在此期間花費了1萬多元,絕大部分均由醫保報銷。

李剛從南寧市第四人民醫院出院后,家人打算再次把他送到蒲廟鎮衛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治療,但遭到了院方拒絕。“他們說沒有床位了,讓李剛去其他醫院。”李剛的大姐說,弟弟被隔離治療時,衛生院的領導曾向家屬承諾,“把肺結核治好再回來”。如今,一個多月過去了,她數次找到衛生院,對方一直表示沒有床位。

由于衛生院不能收治,李剛的家人只能把他關在房間里。上個月,他的母親摔跤導致手腳骨折,他遠在杭州的四姐只好回來照顧兩人。

6月18日,李剛的大姐與家人打電話溝通弟弟治療事宜。

衛生院發生結核病疫情

多人被傳染患病

在衛生院住院期間,李剛為何會染上結核病?對此,他的家人表示,衛生院并沒有透露原因。李剛患上肺結核的原因在哪兒?一名知情人士提供的《關于邕寧區蒲廟鎮衛生院精神病科住院部一起散發性結核病疫情的處置建議》(以下簡稱《建議》),似乎給出了答案。

這份由邕寧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出的《建議》顯示,2019年3月22日,在蒲廟鎮衛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期間,48歲的精神病患者楊某被診斷為“浸潤空洞型肺結核病(初治涂陽)”,病人于3月25日轉至南寧市第四人民醫院隔離治療。3月28日至4月12日,該衛生院分批對與楊某有較密切接觸的326名病人及職工進行了結核病篩查。其中,進行結核菌素皮試282人,進行胸部X線檢查110人。

篩查結果顯示,結核菌素皮試呈強陽性反應19人,結核菌素皮試呈陽性反應5人。在此次篩查中,李剛被查出肺結核,而在2018年7月入院時,他的胸部X線照片檢查提示未見異常。也就是說,在未離開衛生院的情況下,他極有可能是被楊某傳染患上肺結核病。

4月12日,邕寧區疾控中心派出3名技術人員到衛生院精神病科進行調查核實,并開展結核病防控指導工作。經調查,初步判斷此起疫情為一起結核病散發病例疫情。

6月21日,蒲廟鎮衛生院一名不愿具名的內部人士表示,根據他掌握的情況,目前已經確診為肺結核的有6人,結核菌素皮試呈強陽性反應有20多人,結核菌素皮試呈陽性反應有10多人。按照相關規定,在醫療機構或其科室的患者中,短時間發生3例及以上臨床癥候群相似、懷疑有共同感染源的感染病例,或者3例以上懷疑有共同感染源或感染途徑的感染病例現象,可以定義為疑似醫院感染暴發。

精神病科被爆加床太多

部門要求整改

該內部人士透露,此起疫情的發生疑與衛生院違規增加床位有一定關聯。“收治的病人太多,連走廊都擺滿了床,空氣質量很差。”該人士說,蒲廟鎮衛生院屬于一級醫療機構,按照《醫院分級管理標準》,住院床位總數為20至99張,但事發前病床設置增加到480張,遠遠超過標準。

在邕寧區疾控中心發出的《建議》中,該內部人士的說法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證實。《建議》稱,蒲廟鎮衛生院精神病科住院部共有四層樓,周圍樓房較密集,缺少日曬,透風較差。每層樓有11間病房,病房面積從14到30平方米不等,內設6到14張病床,二至四層的走廊擺滿了病床,共有住院病人282人,醫務人員及后勤職工共44人,“病人之間密切接觸頻繁,呼吸道傳染病傳染風險很大”。

對此,《建議》中稱,蒲廟鎮衛生院要對精神病科住院部所有病房及病人活動場所進行全面消毒,病房要開窗通風,必要時在每間病房內加裝抽風機,進行抽風通氣,保持室內空氣流通。叮囑住院病人戴口罩,不要隨地吐痰。同時,要求適當降低精神病科住院部病房內病人居住密度,避免病人過于密集,降低病人呼吸道傳染病傳染風險。

6月18日,在蒲廟鎮衛生院精神病科住院部,李剛的大姐向該科室負責人詢問,是否還有床位收治病人,對方稱,主管部門要求衛生院減少床位,不允許加床,“我們也想收,但現在被警告了,床位要減到200個以下”。

6月18日,在邕寧區疾控中心辦公室,該中心一名何姓副主任向記者證實,確實給蒲廟鎮衛生院發過《建議》。對于此起疫情的處置情況,南國早報記者曾先后向蒲廟鎮衛生院、邕寧區衛健局等單位提出采訪請求,但對方均未作出回應。

连环夺宝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