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一小學私設298萬金庫被通報 校長等7人受處分

  • 澎湃新聞(上海)  

(原標題:青海一小學私設298萬多元小金庫被通報,校長等7人受處分)

青海省剛察縣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一起私設298萬多元“小金庫”的案件近日由官方披露,包括該校原校長薛永壽在內的7人被集中通報處分。

6月21日,剛察縣紀委微信公眾號“剛察紀檢”發布《關于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嚴重違紀違法案件查處情況的通報》、《關于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問題的通報》稱,2018年,剛察縣委巡察組和縣“小金庫”專項治理監督檢查組在巡察、檢查中發現,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財務管理混亂和賬務處理不規范,涉嫌違紀問題的線索后移送剛察縣紀委查處。

通報稱,剛察縣紀委迅速做出安排,組織精干力量開展核查工作,通過一年來辦案人員艱苦細致的工作,成功查出了這起涉案人員眾多、涉案金額較大、社會影響極壞的基層腐敗典型案件。

剛察縣紀委在通報中披露,2015年至2018年,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通過采取虛列蔬菜、肉食購貨清單、虛開發票從學校助學金中套取資金私設“小金庫”2982196.51元,2015年至2017年在校長薛永壽授意安排下,該校巧立名目,以所謂的“辛苦費”,從中給該校管理人員和部分教師違規亂發補貼78500元,校管理人員分別享受7200元至9200元不等的補貼,部分教師享受1000元至5200元不等的補貼。校長薛永壽享受7200元,副校長胡吉東、卓瑪什加分別享受9200元和7700元。

經剛察縣紀委監委研究,給予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7名人員黨紀、政務處分。校長薛永壽、會計田振武除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發放、享受補貼外,還存在其他違紀違法問題被縣紀委監委給予開除黨籍、降低崗位等級和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具體處分包括: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原校長薛永壽,自2014至2018年任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校長期間,違反組織紀律,不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違反組織紀律,不嚴格執行“三重一大”制度;違反工作紀律,不履行和不正確履行職責,工作失職瀆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違規接受宴請及禮品,集體違規商議濫發津補貼,帶頭違規享受津補貼;違反法律法規,私設“小金庫”;利用職務之便,違規將公款借給親朋好友進行營利。薛永壽被開除黨籍處分,降低崗位等級處分,由副高級六檔降為初級十三檔,處分期為48個月。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原會計田振武,在2014年2018年擔任會計期間,違反工作紀律,不履行會計工作職責,致使賬目混亂;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違規參與濫發津補貼及享受津補貼;違反法律法規,公款私存、違規管理“小金庫”,利用職務便利涉嫌挪用公款588440元,為個人和親屬謀取利益。田振武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鑒于田振武在組織立案審查期間能主動交代本人的違紀問題和挪用公款的違法事實,檢舉同案人找其串供的行為,并積極上交違紀所得、主動挽回損失,不再移送司法機關。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專職副書記桑杰尚,2015年至2018年擔任專職副書記期間,違反政治紀律,履行全面從嚴治黨監督責任不力;違反工作紀律,不履行和不正確履行職責,履職盡責走形式、走過場,工作失職失責。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違規享受津補貼及接受宴請。給予桑杰尚撤銷黨內職務處分、降低崗位等級處分,由中級九檔降為初級十一檔,處分期為24個月。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原副校長卓瑪什加,2015至2018年擔任副校長期間,違反政治紀律,不抵制錯誤思想和行為,致使該校出現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違反工作紀律,不履行和不正確履行工作職責;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違規享受津補貼及接受宴請。給予卓瑪什加留黨察看一年處分、降低崗位等級處分,由中級九檔降為初級十二檔,處分期為24個月。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副校長胡吉東,在擔任副校長期間,違反工作紀律,會審會簽流于形式,工作失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集體違規商議濫發津補貼,違規享受津補貼及宴請。給予胡吉東警告處分,處分期為12個月。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師延花在擔任總務主任、工會主席期間,違反工作紀律,不履行和不正確履行職責,會審會簽流于形式;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公款私存104830元;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集體違規商議濫發津補貼,違規享受津補貼。給予師延花嚴重警告處分,處分期為18個月。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教務主任黨青福,2015年至2018年擔任教務主任、校委會成員期間,違反工作紀律,會審會簽流于形式,工作失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集體違規商議濫發及享受津補貼。給予黨青福警告處分,處分期為12個月。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原德育主任杜旦春吉,2016年至2018年擔任德育主任、校委會成員期間,違反工作紀律,不正確履行職責,在空白會議記錄上簽名。鑒于杜旦春吉在休產假期間是被動接受單位違規津補貼,并不知此津補貼違規,目前該違規津補貼已全部上交縣紀委,對杜旦春吉違規享受津補貼的一事不予追究,免于黨紀處分,由縣教育局對其進行批評教育。

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霍孝,在2015年擔任倉庫管理員期間,虛開銷貨清單數量,協助該校套取助學金款項,鑒于霍孝主動交代個人違紀行為,如實供述其違紀事實,個人未謀私立,對霍孝免于政務處分,由縣教育局對其進行批評教育。

剛察縣紀委在分析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上述案件時,指出薛永壽、田振武等人違反政治紀律、不講政治規矩、理想信念滑坡、紀法意識淡薄,制度缺失監督缺位是導致涉案人員嚴重違紀違法的根本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通報提到2015年至2018年案發期間,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校委會成員和個別黨員在明知其行為違反黨規黨紀和國家法律法規的情況下,沒有一人挺身而出加以制止,而是麻木不仁,視而不見,甚至參與其中違紀違法,在調查組調查期間,個別黨員干部弄虛作假,偽造會議記錄對抗組織審查。

此外,受上述案件牽連,剛察縣教育局黨組因履行主體責任不力典型也被縣紀委通報。

微信公眾號“剛察紀檢”6月21日同時發布的《關于剛察縣教育局黨組履行主體責任不力典型問題的通報》稱,作為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剛察縣教育局對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發生的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負有監管不力,失職失責的責任,究其根源,主要是局班子成員在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的重大戰略決策部署上政治站位不高,思想認識出現偏差,“四個意識”樹的不牢,“兩個維護”不堅定,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學校黨建工作虛化,在縣紀委調查期間,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小學分管黨建工作的副書記竟然把黨風廉政建設和黨建工作割裂開來,不知黨風廉政建設是黨建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可見其政治意識如此淡薄。有些學校負責人長期在一個學校任職,對學校工作一個人說了算,唯我獨尊,搞“一言堂”,對一些財務、項目等重大事項不經集體討論決定,民主集中制原則得不到有效貫徹落實。

除了私設“小金庫”等問題,剛察縣紀委在該通報中還披露,泉吉鄉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學2006年修建的“知行樓”辦公樓屋門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該校原校長薛永壽曾在2016至2017年期間先后對部分屋門進行了更換,但是在州委巡察組巡察和縣紀委對該校有關問題審查調查期間,縣教育局未在思想上引起高度重視,僅根據薛永壽所說的廠家停業、冬季不宜施工的一面之詞,未督促該校進行徹底整改,工作敷衍應付,導致該校發生嚴重違法問題。

连环夺宝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