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價飛漲十倍 委內瑞拉哄搶風波后華人紛紛撤離

  • 廣州日報  

委內瑞拉當地超市和商場遭遇哄搶。

委內瑞拉當地超市和商場遭遇哄搶。

經歷了6月14日的哄搶后,劉金山的雜貨店兩扇玻璃門已經被撞壞,只剩下破碎的冰柜和被推翻的貨架。經過清點,他一共損失了大米300斤,桶裝水17桶,還有50公斤凍雞肉、100公斤玉米粉,衛生紙、洗衣粉等生活用品也被洗劫一空。

“我當天下午1時就打電話了,警察一個小時后才來,讓我報一個損失清單給他們。到現在還沒有下文。”劉金山在電話中有些驚魂未定。

陷入經濟危機的委內瑞拉,從上月起便陷入缺水缺電缺食物的物資荒之中。近日,更有饑民哄搶當地商店和超市,很多華人商店也因此遭殃。僅6月14日一天,就有十多家華人超市被哄搶一空。

記者近日聯系了在委內瑞拉經商的華人。因為局勢動蕩,很多華人的商店近期都已關門,華人也紛紛從當地撤離。我國駐委內瑞拉使館也已啟動應急護僑工作。

文/廣州日報記者肖歡歡圖/受訪者提供

今年46歲的劉金山來自廣東恩平,他在委內瑞拉已經生活了18年。

哄搶風波后提心吊膽

這次騷亂首先發生在蘇克雷省庫馬納市,這是委內瑞拉最窮的城市之一。暴亂開始于6月14日中午12時。當天下午1時,劉金山正和小兒子清點庫存。這時,他接到了老鄉劉宗福的電話,說東邊開始哄搶商店了,讓他趕緊關門。

劉金山還算有經驗,他的店有兩道門,前面是一道卷閘門,后面是一道玻璃門。他迅速將兩道門放下來。過了六七分鐘,就聽到門外有人群喊著口號,意思是“我們要大米,我們要面包”,還有人則高喊著“抵制高物價,馬杜羅下臺”,還伴隨著摔碎玻璃瓶的聲音和爆炸聲。

只見十多人手里拿著鐵棍,將他的卷閘門從下面撬開,然后將他的雜貨店玻璃敲碎,一起涌入了商店。劉金山用當地方言向他們大喊:“我交了保護費的,警察馬上就來了。”但沒有人聽他的話,有人直接扛起大米就上了門外的摩托車,消失得無影無蹤。還有一些人則翻箱倒柜,將冰柜中的凍魚、面包、雞腿等裝進黑色塑料袋,大搖大擺地帶走。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還將一瓶塑料壺裝的調料朝他扔過來,他的腦袋被砸出了一個大包。

劉金山只好躲在椅子后面,任由店里的商品被哄搶。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10分鐘。在這期間,他用手機打電話報警。但警方一個小時之后才來到現場。

劉金山后來才從朋友那里得知,防暴警察為了驅散哄搶物資的群眾,向他們發射了催淚彈,并逮捕了400多名參與打砸搶的饑民。

現在,哄搶商店已得到扼制,但經歷過這次哄搶風波后,當地華人每天都提心吊膽的。一些華人餐館,以前還經營到晚上8時,最近幾天根本不敢開門。

開門三小時就搶購一空

由于當地華人都有自己的論壇和QQ群、微信群,大家互通有無,抱團取暖。

劉金山也是委內瑞拉中華工商聯合總會的理事。在他看來,當地華人十分團結,華人在當地還是很受尊重的。

這輪物價飛漲始于2014年,尤其是2015年下半年至今,物價更是瘋狂,一年時間內,物價都漲了近10倍。比方說面粉,以前是10玻幣1公斤,現在的價格是200玻幣,甚至300玻幣一公斤。

由于當地政府對商品實行限價,比如,大米的市場價起碼要20玻幣一公斤,但政府限價只能賣10玻幣,所以很多糧食廠家都不愿生產糧食,或者減產。時間久了,糧食就供應不上了。去年下半年至今,委內瑞拉政府已直接接管了多家大型糧廠。像牙膏、香皂、洗發水、藥品等日常用品,也都是政府定價。

劉金山的超市主要是銷售食品和日常用品,很多都在政府定價范圍內,價格便宜,所以很多人來買,每天他的超市只要一開門,就會排起長隊。通常,超市開門三個小時,里面的東西基本上都被搶購一空。為了避免混亂,他的商店每天都有兩三名警察在現場維持秩序,每次他卸貨時,警察都會嚴格把守,防止哄搶。今年2月,有一次卸貨時,20多人哄搶物資,后來警察鳴槍才控制住局面。

從今年2月開始,劉金山明顯感覺到物資緊缺。起初,他每周進一次貨,現在,要每3周才能進一次貨。“委內瑞拉農業和制造業基礎薄弱,連電飯煲都要靠進口。”

由于物資緊缺,也催生了專門倒賣物資的黑市,但價格高得離譜。比如,食用油,政府規定8玻幣(即委內瑞拉2008年啟用的新貨幣強勢玻利瓦爾,華人俗稱玻幣或委幣)1升,但黑市價格達到200玻幣1升,玉米粉,政府規定6玻幣1公斤,但黑市價格達到250玻幣1公斤。

由于物資短缺,生意不好做,很多華人都選擇了離開。劉金山的二舅在委內瑞拉Trujillo省Valera開了一家中餐館,2010年時有30多名員工,今年3月時只剩下8名,根本招不到人。“以前做餐廳服務員,每月有800美元收入,現在能有100美元就不錯了。”

今年以來,哄搶商店和打砸搶事件發生頻率越來越高。委內瑞拉政府已連續三次宣布實行“全國經濟緊急狀態”,每次為期60天。最近的一次是5月13日。受油價持續下跌影響,高度依賴石油出口創收的委內瑞拉出現嚴重的經濟危機,多次出現了超市遭哄搶的現象,甚至在首都加拉加斯也多有發生。

劉金山的二嫂和侄子,去年已經回國了,劉金山也打算給兒子買機票,讓他回國。因為最近撤離的華人很多,機票價格也翻倍,一張從加拉加斯到北京的機票,最便宜的也要7000元,劉金山說:“最近兩年,至少10萬華人離開了委內瑞拉。”

食品由政府直接配送

劉金山已經不是頭一回遭遇這種哄搶了。剛到委內瑞拉時,那里的道路多數都是狹窄的單行道,沒有水泥公路,也沒有高樓,最高的樓房也不會超過10層。公共廁所就是在地上挖一個大坑,在上面搭上兩塊木板。委內瑞拉商品價格由政府決定,有關部門還會不定期進行價格檢查。即便如此,當地還是物價飛漲,大米、食用油、牛肉、蔬菜這些生活物資,價格天天漲。

普通工人月工資大約有3萬玻幣,但黑市上大米價格已達2000玻幣/公斤,牛肉也賣到了4500玻幣/公斤,普通工人一個月的工資甚至不夠買10斤牛肉。

持續停電也給華人生活帶來很大影響。從今年年初開始,委內瑞拉全國限電,各地每天輪流斷電4小時,政府部門每周工作2天,休息5天。這讓劉金山根本沒法做生意。

根據委內瑞拉中央銀行和國家統計局數據,2016年5月消費者價格指數上漲21.8%,2016年前5個月通脹率為125.7%,近12個月內消費者價格指數上漲450.7%,其中玉米面和牛奶價格漲幅分別為1000%和70%。這歸因于玻幣的嚴重貶值。

為應對物價持續上漲,委內瑞拉從幾年前就開始對大米、牛奶、食用油等生活必需品實施限價,但效果并不明顯。今年,委國內已發生多起民眾上街抗議物價過高的示威游行。5月23日,委內瑞拉物價局再度發布第42號令,更新玉米面和雞肉的定價。6月8日,委內瑞拉食品部長宣布,今后70%的食品將由供應和分銷地方委員會(簡稱CLAP)配送,向居民直接分配并送達食品,打擊投機倒賣。

認為華人趁機發財

“過去兩個月,大米、食用油、牛肉、蔬菜價格翻了5倍。玻幣貶值太快,人們都把手頭的錢拿出來變現。”劉金山說,即便買大米、面包、香腸這樣常見的食品也要排長隊,為了買一袋大米,要排3個小時的隊。常常因為輪到他們時,大米已經賣完,憤怒的排隊者之間發生斗毆。

有些人從半夜就開始排隊。為了維持秩序,劉金山的超市每天有3名警察在現場負責維持秩序。

在劉金山看來,當地人擔心局勢,囤積物資,這種囤積又加劇了物資的緊張,形成惡性循環。更讓他擔憂的是,當地人心態開始失衡。他們認為華人囤積居奇,趁機發財。“這也是華人超市遭到哄搶的原因。現在委國民眾貧困饑餓,充滿仇恨。”

隨之而來的是銀行擠兌。劉金山說,現在到銀行取錢都要排一個多小時的長隊,很多銀行的錢都被取完了,很多人天不亮就來排隊取錢。

盡管已有大批華人撤離,但想走也沒那么輕松。劉金山說,很多華人來委內瑞拉已經十多年,在當地買了房,并且開了幾家商店,短期內這些不動產難以出手。這次撤離的很多華人也是暫時躲避一下當前的動蕩形勢,等到局勢好轉以后估計還會回來。

但加拉加斯機場海關對華人的歧視性檢查屢禁不止。“他們一看是說中國話的,就要把箱子翻好多次,甚至公開向我們索要好處。”說起這些,劉金山有些氣憤。他說,一部分中國商人從國內帶過來一些商品,要向當地海關繳納100美元~200美元的“好處費”。

我使館已啟動應急護僑

本報記者致電中國駐委內瑞拉大使館。工作人員表示,6月14日的超市、商店遭砸搶事件,目前尚無人員傷亡。

事件發生后,我國駐委使館第一時間向當地僑團了解我僑民人身和財產損失情況,并緊急聯系委外交部、刑事與犯罪調查局(CICPC)、國民警衛隊(GNB)等部門,要求委方高度重視,采取有效舉措,切實保障中國公民人身和財產安全。如遇突發事件,可以與當地僑團、商會或使館領保熱線0414-3669883聯系。目前,已啟動應急護僑工作。

6月20日,委內瑞拉全國華人華僑聯合總會也發布通告,被搶的華人超市有十多家、餐館和面包店6家,這些華商住家的物品也被搶光,事件沒有華人受傷。而庫馬納市有華人商鋪328間。委方于本周一開始統計登記華商所受損失。

該會第一副主席吳月崇表示,委內瑞拉約有華人25萬,90%的華人來自廣東省恩平市,他們大多經營超市、日用百貨、餐館、五金等行業。由于形勢惡化,從2015年至今,估計約有5萬華人華僑選擇了離開。現在當地華人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连环夺宝送彩金